×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平民天后」徐懷鈺:「消失」的那些年,她其實過得很苦

田園牧哥 2021/11/04

在很多歌迷的心中,《我是女生》、《踏浪》、《分飛》都是無可取代的經典歌曲。

演唱過這些歌曲的徐懷鈺也是一代人心中最難忘的記憶。

但是曾經紅透半邊天的徐懷鈺,為什麼會在事業巔峰期一次又一次與兩家經紀公司陷入官司拉鋸戰中呢?

從「平民天后」到「貧民天后」,徐懷鈺到底經歷了什麼?

想要弄清楚其中的故事,還得從徐懷鈺的歌手夢開始說起。

一、

沒有進入娛樂圈之前,徐懷鈺的生活可以用顛沛流離來形容。

她出生在一個並不幸福的家庭裡,她的爺爺喜歡酗酒,而且從她出生起就沒有享受過爺爺的一點疼愛。

父親和爺爺一樣,對她百般看不順眼。

母親在家裡也沒什麼地位,時常要忍受丈夫和公公的數落,即便一年後母親生下了弟弟,徐懷鈺和母親在家中的處境依舊是「舉步維艱」。

在一次又一次地挨打之後,徐懷鈺的母親選擇了離婚,並且帶著兩個年幼的孩子離開了。

不久後,徐懷鈺的母親開始了第二段婚姻。

不幸的是,繼父不僅對徐懷鈺和弟弟不友善,而且還脾氣暴躁,將養家的重擔全都拋給徐懷鈺母親一個人。

再次被婚姻傷透心的徐媽媽,又一次選擇了離婚。

此後,徐懷鈺便開始了和母親以及三個弟弟妹妹相依為命的生活。

在徐懷鈺的記憶中,雙胞胎妹妹幾乎就是她抱著長大的,從妹妹們一歲開始,她就負責清洗妹妹們的奶瓶和尿布。

到了徐懷鈺讀三年級時,她已經學會了做飯,並開始負責弟弟妹妹們的一日三餐。

有時候看著母親賺錢養家太辛苦,徐懷鈺總會希望自己可以早點長大,讓母親不要那麼勞累。

所以剛升入高一時,徐懷鈺就開始了半工半讀,她做過餐廳服務員等各種零雜工,幫母親撐起了家裡的半邊天。

也許是上天憐愛這個可憐的女孩,一個天大的好運突然降臨到了徐懷鈺的身上。

某一天午後,在陽臺晾衣服的徐懷鈺,一時興起便跟著收音機裡的旋律,唱起了林憶蓮的歌曲《不必在乎我是誰》。

巧合的是,她的歌聲被偶然路過的知名音樂製作人翁孝良聽到了,于是,翁孝良也就成為了徐懷鈺人生中最大的伯樂。

在翁孝良的引薦下,16歲的徐懷鈺正式簽約滾石唱片公司。

但當時滾石公司擁有張國榮、林憶蓮、辛曉琪等一眾大牌歌手,好的歌唱資源自然就落不到徐懷鈺的頭上。

在滾石公司的前三年,徐懷鈺沒有作品也沒有收入,她不得不去餐廳當服務員才能維持自己和一家人的日常開銷。

好在當時有一些廠商願意以便宜的價格找徐懷鈺拍廣告,久而久之,滾石公司的高層才注意到了徐懷鈺的存在。

二、

1998年,19歲的徐懷鈺終于等到了自己的第一張專輯,在專輯推向市場之前,公司給她定下的目標是銷量超過8萬張。

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第一次發專輯的徐懷鈺,銷量竟然達到了一百一十八萬張。

其中《我是女生》等經典歌曲更是紅遍大江南北,而徐懷鈺也成為了繼張惠妹之後,在臺灣發表首張專輯就破百萬的歌手。

如此令人驚訝的銷售量,不僅讓徐懷鈺「一夜爆紅」,也讓她在滾石公司的地位水漲船高。

幾個月之後,滾石公司趁熱打鐵又為徐懷鈺推出了第二張專輯《向前沖》。

第二張專輯一經問世,銷售量更是打敗了同時期發專輯的張惠妹和王菲,最終突破了一百二十萬張的好成績。

出道不到一年的時間,徐懷鈺的兩張專輯就賣出了兩百多萬張,她也因此被外界封為樂壇天后。

在所有的華語歌手中,沒有任何一個人像徐懷鈺一樣,能以如此快的速度,登上一線歌手的寶座。

歌迷因為徐懷鈺平凡的出身和平易近人的形象,親切地將她稱呼為「平民天后」。

事業一飛沖天之後,徐懷鈺終于有了穩定的收入,她將賺到的錢貸款買了一套大房子,結束了一家人居無定所的生活。

之後,徐懷鈺又將弟弟妹妹們都送出國讀書,讓一家人都過上了最好的生活。

但幸福的生活並沒有持續太久,徐懷鈺的事業就開始急轉直下。

她的第五張專輯《Miss Right》轉型失敗,銷量撲得一塌糊塗。

與此同時,徐懷鈺的爺爺又向媒體爆料自己被棄養,孫女是當紅歌手,自己卻連飯都吃不起。

為了平息外界的議論和譴責聲,23歲的徐懷鈺被迫公開了自己難以啟齒的童年生活,她們一家人不願意提及的事情也都被媒體一一曝光。

正所謂禍不單行,就在徐懷鈺的事業受到重創的時候,滾石唱片公司因為投資失利背上了巨額外債。

一時間,滾石公司的員工也從一千兩百人縮減到了不到一百二十人。

公司的發展都岌岌可危了,更不要說再花錢力捧徐懷鈺了。

所以在滾石逐漸沒落之際,徐懷鈺和公司的大部分同事一樣,離開了老東家另謀生路。

三、

接下來的五年,徐懷鈺轉戰過影視領域,也以性感形象發表過專輯《BAD GIRL》,但效果都不太理想。

眼看著手裡的積蓄越來越少,家中的房貸和弟弟妹妹們的學費都讓徐懷鈺不得不重新振作,繼續賺錢。

2008年,30歲的徐懷鈺簽約了一家名為享鴻娛樂的經紀公司,她本想通過自己的努力東山再起,但是這一次的簽約,卻讓徐懷鈺走上了漫漫官司路。

簽約新公司一年後,徐懷鈺的事業依舊止步不前,為了得到某演唱會價值十幾萬的酬勞,徐懷鈺聽從了經紀人的安排,到了杭州一家高級酒吧唱歌。

但等徐懷鈺到了酒吧之後,一直到晚上都沒有人來通知她上臺唱歌,只有一個人直接告訴她:根本就沒有演唱會,叫她來只是為了陪某老闆吃飯。

害怕的徐懷鈺當即就偷偷聯繫助理,趁機離開了酒吧,並連夜換了居住的酒店。

這件事情過去之後,徐懷鈺和經紀公司有了第一次的矛盾。

但為了生計,徐懷鈺還是在經紀人的安撫下,決定既往不咎,再一次接受了公司安排的工作。

同年5月1日,徐懷鈺又被帶到杭州某會所參加工作。

可當她進入包間之後,發現裡面的人已經喝得神情恍惚,徐懷鈺被人拉著在酒瓶上簽名之後,借著去洗手間的機會,偷偷讓助理聯繫司機,這才得以全身而退。

這件事情被媒體曝光之後,徐懷鈺也因此陷入了「陪酒門」的爭議當中。

身心和名譽都受到重創的徐懷鈺和經紀公司的矛盾再一次加深。

公司認為徐懷鈺沒有完成安排好的工作而克扣了她的薪水,徐懷鈺和公司多次調解無果之後,雙方最終鬧到了法庭層面。

在長時間的官司拉鋸戰中,徐懷鈺的經濟狀況亮起了紅燈,最窮的時候,她全部的積蓄不超過2000元人民幣。

大部分時間,她都是靠朋友和歌迷們的接濟才能勉強維持生活。

沒有錢請律師之後,她嘗試過免費去律所工作,甚至想過自己幫自己維權。

但一個藝人和一個經紀公司打官司,無異于是以卵擊石,而且徐懷鈺也沒有錢長時間的耗下去。

在現實的壓力下,徐懷鈺「投降」了,並且公開喊話,希望對方可以放她一條生路。

經過中間人的周旋和調解後,最終,徐懷鈺和經紀公司總算達成了和解。

雖然雙方握手言和了,但這一次的官司,卻讓徐懷鈺的演藝事業跌落到了谷底。

但她的磨難,並沒有到此為止。

四、離開享鴻娛樂之後,徐懷鈺在2010年年初簽約了新的經紀公司龍演國際影視公司。

可讓她沒有料到的是,這一次,她又碰到了其他麻煩的事情。

原本徐懷鈺和龍演國際影視公司簽訂了5年的經紀合約,但進入公司沒多久,徐懷鈺就和公司有了不可調和的矛盾。

之後,龍演國際影視公司指責徐懷鈺不服從公司安排,行蹤不定,猶如人間蒸發。

徐懷鈺聲稱公司老闆對她進行曖昧騷擾,時常給她發一些類似「親愛的」、「寶貝」等親昵稱呼的短信。

另外,公司也逼迫她出席各種應酬場合。

雙方各持一詞,互不退讓,最後又鬧到了打官司的地步。

後來各種匪夷所思的消息開始被各大報刊報導,最離奇的說法竟然是:徐懷鈺被母親軟禁了。

沉默了一年多之後,徐懷鈺帶著母親一起開記者會解釋,她解釋過去的兩年中,自己沒有任何工作,家裡的房子和車子也被扣押了,能借錢給她的人也全部都借過了。

如果經紀公司一定要向她索賠40萬人民幣(約合新臺幣170萬)的話,就是要把她逼上絕路。

在這場記者會上,徐懷鈺哭得絕望又無助,外界的大部分人都對她的遭遇表示同情,行業裡的一些前輩也都向她伸出了援手。

有一檔綜藝節目以2000元(約合新臺幣8500)一期的價格邀請徐懷鈺參與錄製,可是節目剛錄完,龍演國際影視公司的負責人就召開了記者發佈會,公開強調此時徐懷鈺上節目就是違約。

結果徐懷鈺錄製的綜藝節目也被臨時換掉。

就這樣,徐懷鈺的歌唱事業被長時間擱置,她和龍演國際影視公司的官司最終也敗訴了。

法官以徐懷鈺已經是一個33歲的成年人,有能力拒絕應酬場合,不應該無故違約等理由判定徐懷鈺賠償龍演國際影視公司40萬元(約合新臺幣170萬)的違約款。

這樣的結果對于徐懷鈺來說無異于是雪上加霜,本就陷入經濟危機的她,因為這筆巨債,成了徹徹底底的「貧民天后」。

又幾年過去之後,2015年徐懷鈺簽約了內地的經紀公司再次複出,可是此時歌壇早已新人輩出,已經35歲的她,完完全全沒有了市場競爭力。

好在還有一些歌迷懷舊,一些小型商演仍然有屬于她的一方舞臺,某些歌唱類綜藝節目也願意請她來讓觀眾們憶往昔。

雖然如今43歲的徐懷鈺再也回不到當初的事業巔峰,也比不得同時期出道的蔡依林等人,但經過這些年的沉澱,徐懷鈺已經看淡了過去的一切。

那些是是非非,在她的眼裡只不過是自己放了一次「長假」,現在她休完假了,還有繼續等著她的歌迷和可以唱歌的舞臺,她也就和往事和解了。

用戶評論